秋韵意识流 - 草逼AV-免費AV視頻,在線偷拍視頻

秋韵意识流

人气:457更新:2019-01-14 18:16:58


三楼,那是高厂长的家,高厂长刚结婚三年,他的妻子我认识,在小区里常见到,有时还相互点头。他的妻子可是个美人啊!


  可是……不对,是谁和高厂长在床上疯狂颠弄,略微嘶哑地叫着,哇!


  那么丰满肥白,半个臀部上还挂着一条白色透明布片系带型的内裤,真他妈色情!哦————我不禁非常吃惊,女人的脸露了出来,很明显,是个五十五、六岁的老女人,这么大的女人了,还化妆的那么妖艳,红艳艳的唇膏和涂着眉线眼影的显得那么风骚,老淫货大波浪的长发散开着。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妖艳的老女人,她妈的,两条肥白的腿死死勾着年轻厂长的腰,喔!那是老淫货的阴唇吧?黑黑的,亮晶晶的挂着水,让厂长粗红的阴茎扎在里面,一掀一掀的,惹得我的肉棍也直硬起来,她嘴里一个劲儿地哀号着:“要死了呀——你这个天杀的小白脸——你弄死我了呀-我的贞操啊”,她还不忘时而用落下的卫生巾擦拭俩人性交的结合部,没想到,这老骚娘真体贴人哟!哇!真的迷死人了的老婊子,啥时要能躺在我身下,还不让人整夜整夜地亢奋?这样色情、丰满的老徐娘娶了作老婆也不亏啊!


  “秀珍”


  “嗯?——”


  “来-”高厂长提示性地伸出舌头。


  “嗯-”这老妇竟无耻的嘟起涂着红艳艳唇膏的小嘴儿,凑过去。“吧叽”一下,旋即丰满的老妇人害臊地钻入高厂长的怀中。喂!不对,这个声音很熟,不会是退休的高秀珍吧?真的是她。虽然脸白白的,身子白白的丰腴的,她平时可是挺正经的,老伴瘫痪在床六年了。原来也不干净,老杏出墙,竟然和一个小她三十岁的小伙子上床淫荡。唉!高秀珍,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呢?我也会要你的,我也愿意和你奸到老,每天到我家来,背着你老伴和我上床取乐,我会永远疼爱你的黑黑的老骚逼的,我会让你晚年享受到美满的性生活的。唉!五十六岁的女人还在用卫生巾,真是性感啊!今天,高秀珍为了找小高厂长,特地在打扮上化了一番功夫,她听说这个小高厂长特别喜欢老女人,她犹豫了好多天,想到自己年纪这么大了,为了老伴的医疗费报销,去向领导献上自己五十六岁的肉体和老阴道,就没来由地脸红。扑了薄薄一层粉,淡淡的粉底,她没有选用假睫毛,但是睫毛油浓浓的,令得五十多岁的高秀珍眼睛水灵灵的,衬上淡淡的鱼尾纹,几乎成了一个三十多岁的成熟少妇。想着这样一个娇嗲迷人的老妇人会被小伙子抱着上床欢爱,高秀珍不禁手抚发烫的脸,紧夹住双腿。在腴嫩的手上涂着指甲油时,不由得想到小高会不会要求她用这副妇人皙白娇艳的纤指去捏住小伙子年轻的阴茎进行口交?而她能拒绝吗?越想越难为情,不小心下体阴道内泌出一阵又浓又粘的白色带下,尽数浇在贴着的卫生巾上。唉!这段时间得了阴道炎,阴道常常骚痒不忍,不时有一些白带,因此,高秀珍总是戴着卫生巾,唉!


  希望小高玩自己时能疼惜点,一时间,五十六岁的妇人竞不自觉地捂住内裤下的卫生巾,娇红着脸思春般发着呆。如果口交那多羞人呀!只好尽量早点让小高厂长和自己性交,用我的……我的……阴道,唉!都快六十了,这样的阴道小伙子会真的喜欢吗?高秀珍选了一条几乎全透的珍珠色高开衩旗袍,更透出水软软、娇翘的小奶子,那老年妇女微微下坠的粉白的奶,兜在奶奶的若无一物的小罩罩里面,晃悠着,两颗乳头怯生生地顶着箍着妇人洁白的肋。平时很懂化妆打扮的高秀珍相信小高厂长一定会被自己老年女性的风韵迷倒的。只是身为老年女性的她好怕阴道会太疼,吃不消年轻人的那个……


  于是她悄悄在下面兜了两块卫生巾,还拿出一小方包的“丝宝”卫生巾带在随身的小坤包里。一路上,不少男人都渴望难抑地瞧着轻颖地行走在路上的老妇高秀珍,尽管明知对方是五十多岁的老女人,可是却生出了那种欲望。


  高秀珍又是难堪又是有些骄傲,可是想不出办法去遮掩自己酥蜜蜜的五十岁而依然迷人的身体,只是在路边男子的视奸下下身却泌出。


  ……进了厂门,就怕遇见熟人的高秀珍迅即小跑进了女厕所,刚从男厕出来的民工小何看见一个性感的上海妇人急速奔进厕所,不禁产生偷窥的欲望。


  果然他看到了激奋的场景,她并不认识这个早就退休的本厂女工。他看到这透明旗袍下还显出娟小带、罩的老妇,将旗袍腋下的微微拉开,露出细白的妇人肉和轻轻绕过细白肋肉的娟嫩的白色乳罩带,那腋下的黑毛已经被刮得净净,哇!还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妇,怎么穿的这样性感?只见老娇妇从小坤包里取出一瓶似乎很名贵的香水向两侧腋下点了几下,顿时,小何几乎要被熏倒。随后,妇人背着门撩起了旗袍的下摆,露出一条白生生的妇人腿,从背后小何看不清楚这妙妙的妇人在干什么娇妾妾的妇人事儿,真是着急!似乎看到老妇人伸出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老纤指扯开了胯下有弹性的什么东西,抽出了两片娇小的卫生巾优雅地抛入纸篓,随后又从小坤包里面取出一方粉嫩的小包,撕开来,又抽出两张白色的薄片,细心地贴在了下面什么地方,小何只能看到妇人白嫩嫩的腿,只见她又理弄的几下,放下了旗袍,挽起白臂在背后摸了一下背上旗袍里面的白色乳罩带,确认没有问题,一身浓腻香水味的色情老妇匆匆走出女厕所,向厂长办公室走去。留下民工小何在厕所里一边回忆这个上海女人一边不解恨地搓揉自己的裤内的肉棒……


  (厂长办公室里)


  烈日下进屋来的老曹老爱人粉身子出着香汗,沁湿了奶色旗袍和奶罩,竟可以隐约看见里面两颗乳头黑黑的影子,高秀珍丰嫩娇臀着的奶色小三角紧绷绷的,因为汗水的关系也和旗袍粘贴一起,这样五十六岁老妇人与赤条条无异地娇坐在了厂长面前的沙发上,而一根细长的粉紫束发带轻盈地将这光了身子的老妇的波浪乌发柔柔束住。一股浓烈的香水味儿混着指粉的香气直钻入年轻厂长的鼻孔,面对着香艳的老妇人,阴茎“突”地举起,摇摆着。


  “厂长——”高秀珍娇呼一声,绯红了俏俏的老脸。有意无意地将旗袍摆下的两条粉白大腿叠起来,但没有压实,高厂长很自然地就窥视过去,哇!多么瓷实皙白的两条妇人腿,真不敢相信这是五十多岁的妇人的腿,小高厂长的欲火“腾”地一下就起来了。五十六岁妇人丰盈的大腿根处轻轻夹着的那是什么呀?竟是一条娇嫩的小三角裤衩,薄薄、松松的,似乎妇人一站起,它就会沿着妇人酥腻腻的腿从旗袍下面丢滑出来。而这妇人的小嫩衩有着一些棱角,富有经验的小高知道,那是妇人家最羞人的卫生巾。那是怎样的一种诱人性欲的酥软妇人,五十岁的香体娇软无力,妇人的带衩轻挂待卸。年轻热血的厂长那里经受得住这种烂熟女性的色情诱惑,老娇妇当前,怎能让小年轻能忍住而不奸淫呢?也不管人家是不是在不方便的日子,也不管对方是一位豆腐渣年龄的大自己三十岁的年老女性,他只想立刻能把她骑在自己胯下,撕下粉衩,与这个馥郁迷人的嗲腻妇人疯狂地苟合。让她的白带流满整个房间。……“不可以——不可以——阿姨都大你那么多——”老妇人惊慌地推着厂长挤靠过来的年轻身体……“阿珍——阿珍——别跑啊”年轻厂长亲热地叫着老妇人的“芳名”。一番急色的追逐和纠缠的抗拒,被拉开拉链的旗袍被从妇人身上扒了下来,挂落在沙发上,仅着香罩的五十六岁的妇人,紫色颈带垂在白皙的肩背,蔻丹指甲的芳手提着裆部将要滑落的薄嫩内裤逃避着,而内裤里的卫生巾也滑出了半片在外面……跑累了的高秀珍感到难逃奸淫,索性停了下来,站在厂长办公室中间,赤条条的老妇人身体香汗淋漓,娇娇喘着。唤了一声:“厂长——”。一双肥白的腿微微交叉,姿势淑女,奶滑的丝衩被怯怯地夹在裆部,双臂可怜地抱着胸奶上马上要掉落的奶奶的罩带儿,一只涂着寇丹的粉手半掩阴部。


  成熟女人风韵的高秀珍无奈地烧红着脸低声吐出几个字,“厂长——”


  那样娇嗲、迷人,说不出的柔情妾意,娇滴滴、酥奶奶,虽说年龄上是长辈,可是一旦真的要和晚辈性交,女人的承受、浪荡又自然地浮现在年老的粉脸上,六年没有夫妻生活的高秀珍,又是第一次和丈夫以外的男人过性生活。


  小高厂长会意地冲了上去,恶狼般一把将这玉似的老妇人拥入怀中,一张嘴直直地即去狠狠咬住了妇人黑黑大大的乳头,一只手急不可耐地一把抓住了妇人粉衩和卫生巾下的紫色、腥热的阴唇。“嗷——”妇人一阵激叫和难耐的压抑了六年的呻吟,那种妇人的饥渴一下子释放了出来,这绵白妇人彻底放开,开始放浪地享受小伙儿给与的性爱,任由这个“小冤家”玩弄、猥亵自己。“小高——我有点宫颈糜烂-你当心点——我-——我好怕疼”“高阿姨——我知道——我知道——老曹没能给你的,我都给你——小宝贝儿——为什么没人疼你啊——我的老妙人儿”他抱着这娇娇的老妇人,不禁向沙发上压下去,脱去了连衣裙的高秀珍戴着丝质乳罩,被小高抱在怀里,低低地紧张地说:“慢点,慢点”,高厂长从来没有尝过老妇人的滋味,一定要好好玩这个丰腴的老妇人……“嗯——嗯——轻点呀!小高——阿姨疼——阿姨疼呀”……


  (一个多小时后,窗帘后的经理办公室安静了,窗外的知了的叫声隐隐传来)


  “小高,你好疼阿姨!”被奸弄后的高秀珍软酥酥地红着老脸仍旧任小高厂长拥着,撩乱的发丝沾在粉颊上,紫色的锻带浸透着汗依然系在白嫩的妇人颈上,显得那样奇异、艳淫。嗯——那种难言的甜美残留在下体。老了老了,还享受到这么舒服的性生活,高秀珍酥酥地不想动弹。都五十六的人了,还可以被小伙子这样弄,她真想这样和小伙子下体肉肉地接在一起永远不要分开,他还是一个二十五岁的小伙子呀!那么年轻的肉棒竟绑着自己束发的嫩丝带那样甜蜜地和自家儿老阴道交在一起。呀!多羞人呀!“秀珍阿姨——?”小高厂长难舍地吻着怀里的高秀珍,“嗯?——”,老妇人闭着眼,脸上是残留的红晕,眼线被汗水冲乱,享受着小伙子在自己下身肉芽上的继续逗弄。


  “把你的卫生巾给我吧”,小高用手捏起高秀珍下体落下的那小片儿的卫生巾。


  “哎呀——不要,不要——”老妇不依地想去夺小伙手里玩弄着的自家儿的卫生巾,双颊绯红。“阿珍,给了我吧,我要珍藏它,我——我- -上面有阿姨的东西呢。”说着,年轻的厂长竟舔起那白网片上面的稠稠的白浆。


  “哎呀——不要——让人家难为情死了”高秀珍羞得把老脸埋进小伙子怀里。


  依然戴了白色奶罩的丰满的光赤老妇身体在二十岁小伙子怀里微微挣动,令得小伙不住抚摸。


  他竟这样痴迷自己的这些脏东西,连自己的老爱人都不愿意碰自己的这种卫生用品,唉!小冤家呀!“哎——,小高,你咋会喜欢我这样大年纪的人呢?我都五十六了呀”老妇人疼爱地娇滴滴地问他。“秀珍阿姨,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知道,可是-阿珍,你这老妇人真的让人好舒服呀,好舒服呀,我离不开阿姨了呀!,阿珍——阿珍,老曹不行了,你晚上一个人多寂寞呀,你晚年不要人陪吗,阿珍-跟我吧-阿珍,秀珍阿姨下面的老淫肉好的我真舒服呀”这番淫热的话说得近六十岁的妇人高秀珍又臊又激动,这个小自己三十岁的小伙儿竟那么爱自己,疼自己的老身子,自己后半辈子娇香的老身子交给他可以放心了。想至此,再也难忍感动,妾呼一声“厂长——”扑在小高怀里嘤嘤地娇泣着,一只喷香的艳红肉瓣腥热地接上男子的性器,主动奉上老妇香艳的妙体,务必要用自己的老骚逼让自己的小爱人得到最惬意的性交,让他在自己的老嫩体上爬不下来,在自己美艳的逼内流尽最后一滴精液。


  老伴的医疗费报销看来不会有问题了。想到了老伴,高秀珍才突然感到今天自己太出格了。自己应该是被迫和厂长通奸的,可是现在自己这么大年纪的妇人身体竟然心甘情愿躺在不是自己老爱人的男人怀里,让他那样羞耻地揉弄,自己还舍不得起来,这——这怎么对得起病床上的老爱人?想到这里,高秀珍挣着被揉弄得绵软的身体想坐起来,并推开厂长捏着自己乳头的手。小高厂长实在不愿意这样风骚迷人的老妇就这样走了,只是抱着老妇的身体不放,一只手着急地摸着她性交后湿滑的肥大阴唇,并用手指细细捏揉老妇的阴蒂。高秀珍本来就被奸的迷丝丝的,起身也是因为,毕竟还是别人的妻子,躺在别的男人的怀里总有违妇道。可本来就酥痒痒的阴道被小青年这样一摸,全身立时绵软乏力,哪里还能起身,只又一次倒在年轻厂长的怀里,一时间竟暗在心里彻底放开,再也不想管什么妇人节操,只想静静再享受一会年轻男子的爱抚,“就这一次吧”妇人心里安慰自己……可是高厂长尝过了这半百妇人肉体逾越常人的的甘美、风骚,那里还愿放开?终于乘老妇人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寻上门去,把半推半就的高秀珍推在大床上,完成了又一次老妇和年轻厂长的丑陋媾合。从此,妇人也渐渐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在曾经和爱人结婚的床上承接了厂长一次又一次的肉体要求,完全成为年轻厂长淫荡的蜜妇。极尽欢爱,也让高秀珍得到了最甜蜜的晚年性爱。年轻厂长每次离开小区时,那内裤上都沾满着老妇的蜜浆,口袋里揣着一条老妇人的卫生带,而这小区的大门在高厂长的心中从此也总充满着异样的留恋。

  五十一岁的黄美兰竭力想拨开李总已经伸进她内裤的脏手,可是李总人高马大,根本弄不动他,李总已经急不可耐地凑近她,另一只大手恶心地抚摸黄美兰白色雪纺衬衫下的娇白的背:“美兰,你好诱人哦——美兰,我-我想奸你-奸你-——唔——”,说着话,那嘴就朝黄美兰搽着鲜艳口红的嘴儿凑过去。


  “小李,别这样,小李——”听着李总对她这样一个老妇人说出这样的话,黄美兰满脸红晕,……


  “李总,——”黄美兰也不好意思说出来,“办公室——,办公室——人太多——”被小李拥在怀里的她,身体软软的,微微地还假装着挣动,可是有着浓浓脂粉香的纱质衬衣里的酥软的乳罩下自己家微微垂着的五十岁的奶被他拿着,多羞人啊!第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摸着,竟有种奇异的感觉。


  特别是那么痴迷来摸自己奶的还是个差自己三十岁的小伙子,这怎么能好意思呢?


  “小李——”黄美兰虽然还想着反抗,可是娇软的带着乳罩的身子由着年轻情热的李总抱着,微微的挣动,竟令得薄软前襟下的两颗乳头微微地顶弄着小李,惹的小李再次体会到五十岁妇人的身体竟可以如此销魂荡魄,更加难耐地抱紧这个妇人的身体,令得怀里的黄美兰有些受不了重压而轻轻地呻吟,“小李——人家今天来月经了——”五十岁的黄美兰用低的几不可闻的声音说着,害羞地低垂着细柔的颈项、将臻首埋在二十岁的李总肩头。小李激动得竟搞不清楚这老妇人的话有多少是寻找反抗的理由、可中间又有多少“撒娇”的成分,这妇人撒娇的模样……他用手指摸搓着黄美兰细嫩的乳头,在她耳边柔声说,“放心,美兰,我会怜惜你的,我的小美人儿”听着自己都五十一的人了还被一个小伙亲热地叫着“小美人儿”,害臊得黄美兰竟没来由地被李总圈在腰间的双股紧了一紧,马上察觉到自己的这种反应,她竟软软地不知怎么解释好,羞红着老脸,两眼水汪汪地不敢看李总。


  多少次的缠绵,多少次的交欢,财务黄美兰在上司小李身下被压着、顶着、搂抱着、翻弄着,一阵阵地感受着年轻男子那火热的东西在自己滑润的敞开的阴道里穿插,乳头被撕咬着,大腿被高高地翻起,激烈难忍的小李跨骑在这个依然性感的老妇身上,两手紧紧攥住老妇后背皱皱的、丝滑的乳罩带,一下一下地不顾性命地运动。五十一岁的黄美兰直被奸得死去活来、魂不附体,娇喘喘、香滴滴地,两条玉腿挂在年轻男子身上,任由奸弄,阴唇红烂,一汩汩的精液和带水在粉白的腿缝间淌下,一对丝质的奶罩混着无尽的汗液湿漉漉地箍在了妇人的腰间,窄窄的带儿微微垂下触到了被单。对方毕竟是别的男人,自己是被强迫的,黄美兰只不发一声地地晕红着脸儿坐在二十岁李总的腿上任他颠弄。她便如未经人事的小妇人一般,那撕得只剩一绺的雪纺纱下的粉白的双臂娇羞地攀扶着小李的肩,丰白的脸儿伏在“他”的肩头,紧闭着眼儿,长长的假睫毛下描着的黑眼膏有点被汗水冲淡,细细的鱼尾纹下上班前敷的粉也被汗水带着,露出微显苍老的脸,但却因处在激烈的性事中而显得异样地桃红。看着这样的脸儿,小李意识到自己真的是在奸一个已经五十岁的女人,而她竟是这样的体贴顺从,让他享受到了妇人阴道艳淫无比的美味儿,丝滑滑的白带为他淌下为他流;而她显然也在不露声色地享受着和年轻男子做爱的感觉,偶尔的睁开妙目,却看见自家儿的阴道里因这个小伙的东西穿弄而流出腥白的带液,更感娇臊难言赶紧闭上眼睛,微微地喘气。


  “美兰——美兰”小里突然猛烈的叫喊着,老妇人知道小伙子要在自己体内射了,只是紧紧搂住小李一动不动,让小李越来越激烈地摇动着,那东西在阴道内搏动令的她快美难言,但又羞于启齿,只是双腿紧夹住小伙子的腰,让自己的阴道尽力张开,可这样,是不是自己太淫荡了?黄美兰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红着脸紧抱着年轻的李总,享受着无声的甜美,而且越来越强烈……黄美兰也已经浑身无力,静静地躺在小李的怀里,小李无力地趴在黄美兰身上,头挨擦着这个迷人妇人的脸,脂粉残存的妇人更具风味,他另一只手穿在黄美兰娇骚的下面爱怜地抚摸着这个令他百玩不厌的中年妇女的阴唇,嘴里无限着迷的昵喃:“美兰,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美兰”,黄美兰不情愿地体会着性爱的余味,可是她不能对他承认这一点,轻轻的哼了一声,“我是老太婆了,什么好不好的”


  “美兰姨,你太迷人了,你知道吗?你的奶,你的又娇又香的臀”小李的话说的黄美兰害臊的不行,回想起刚才几十年未有过的那种性爱,真没想到,到了五十岁,虽然自己一直注意保养,可是最后竟然会被一个小伙子睡了,而且睡的那样好,自己的老香逼好疼啊!嗯——好羞——。


  “美兰姨,你知道吗?我第一次看到你五十岁的的白白的身子,透明的衣服里面还戴了那白白的娟质奶罩,我就好想玩你戴着乳罩的迷人身子,我想方设法才把你调来做了我的秘书,多好啊!你真的很迷人,美兰,别走了,永远陪着我,我还想玩你一千次,我不能让你这样迷人的美妇人给别人玩”


  “美兰姨,你,你那儿真的让我好美哟!”


  黄美兰一把推开他,红着脸、轻舒粉臂绵漫有致地给自家儿把已经是被汗水浸得湿粘粘的奶罩系在香体上,没有转头说了一句“这事儿不会完……”,一只手用在和小李性交时落下来的卫生巾堵着自家儿的下阴,粉白的娇臀一扭一扭地走进了卫生间,另一只手里攥着一条已经皱巴巴的粉小三角裤。小李真想再追上去舔这妇人娇体上湿奶奶的罩带。可是他不敢,但这老妇人的身子的确甜腻柔媚,香水逼人,什么时候才能和她在席梦思上真正共效鱼水呢?


  黄美兰娇昵地坐在抽水马桶上,一抽一抽地射出了尿,拿去了卫生巾的阴道也不自禁地一汩汩的年轻男子精液从五十岁黄美兰的老阴道里面涌出来,“嗯,好疼——”老娇妇不自禁地妾妾地用纤指抚着自己的红艳艳的娇逼,“呀!好羞人”黄美兰看到自己的阴唇被操的红肿的样儿,害羞地赶紧闭上眼儿,自家儿的私处竟疼丝丝的,好可怜!被奸后五十岁的老妇怜爱地用卫生纸轻轻擦拭着那红烂娇唇,那丝丝的疼儿引得娇“美兰”一阵阵地蹙眉,那种奸后妇人的风情煞是惹人疼爱。


  望着自己下面流出的精液,黄美兰想“不知道家康会不会发觉?”(孙家康是黄美兰的老爱人)。“家康,家康,我对不住你”黄美兰显然才突然觉得应该有一点内疚。


  可是当摸着那被年轻男子奸玩后的阴户,一种轻痒痒的遗留的淡丝丝的快美却令得五十岁的女财务有一点茫然……突然之间,她竟然觉得那样的想要一个男人……可是叫一个女人家怎么说的出口嘛?她不自禁地有一点怨恨小李,他强奸了自己,可是,可是,自家儿还是那么难受,唉!


  卫生巾脏了,可娇软的下体还不时有精液流出,黄美兰有一些为难。最后她叠了几层纸巾在内裤内层,紧敷着私处。


  黄美兰理弄完女人家的事儿后,理了理头发,走出卫生间,老板已经不在,衬衫已经撕坏了,幸好公司里有更衣间,平时自己还有几件衣服留在公司里的。


  可到更衣间一看,衣服都拿回家了,只有一件几乎全透明的奶白色旗袍,平时自己都是五六月份衬裙外面再穿这件旗袍的,可是现在都8月份了,而且,现在身上也只有一件脏乳罩和小内裤,这怎么能穿呢?


  想来想去,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算了,今天就不全坐公交车了,先坐203路到翠微里路,下来立刻叫出租车,直接回家。这样免得太引人注目?

  透明的旗袍高开叉下露出江美娟肥白的大腿,微微侧着身体就能看到这个娇娇的老妇大腿跟上绢丝薄三角绵绵地包着香艳的阴。小吴镇长不懂为什么这个老熟的妇人穿着这样淫荡之极的妓女式的绢带,并在骚香的黑色阴唇上洒上艳情的香水。看着五十岁江美娟涂了鲜红指甲油的“纤纤玉手”隔着粉嫩的旗袍有意无意地摩娑着大腿,搽着紫色眼影的老眼吴镇长激动地剥开江美娟这个骚嗲的中年妇人的奶罩后背的别扣,一时间那嗲嗲的奶罩的酥美带子垂了开来,那样曼妙地微微曲弯着,那光景竟是那么的诱人,衬托出妇人柔美的腴体更为棉白娇香,这四十多岁的妇人的身体连同她缓缓泌着刚射入不久的丈夫白浓精液的下体鲜红的肉缝一时间竟显得那么奶软诱人。她的绵香的奶色内裤被软软压在娇软的妇人绵体下。


  江美娟无法理解二十出头的年轻镇长年强烈地想亵玩自己已经快五十岁的妇人身体,看着青年镇长兴奋地舔着自己的奶罩和下体的卫生巾、双手紧夹住自己的身子捏玩自己五十岁妇人的鲜红奶奶头、头埋在她娇嫩的颈边淫欲难耐地低叫着:“江美娟,江美娟,我要你,美娟小亲亲,我要你的美逼呀!来呀,美娟,把你的老逼给我”,江美娟没想到小镇长对自己中年妇人会说出这样不知羞耻的话,有着细细皱纹的粉脸不禁通红,一双老嫩的白色大腿竟不自觉地夹紧自己下体的“娇嫩”的黑肉逼。“哎呀”这样竟然把自己的“洁尔阴”卫生巾弄出了自己香滑的小内裤。江美娟这才后悔今天自己竟然穿了一件那样透明的奶白旗袍,透明的旗袍后面又只穿着一件小乳罩和绢质透明小内裤,以至最后被年轻镇长奸污,尽管已经“人老珠黄”,但还是不能穿的太性感,以免激起年轻人的性欲而渴望玩弄自己老香体。尽管自己也渴望被年轻人玩,但是要自己一个五十岁的妇人尽情享受和二十岁的年轻人在床上淫艳不已的交媾,她真怕别人会骂她无耻、淫荡。想到自己中年妇人娇嗲地献出自己的老逼、与年轻人鲜嫩的阴茎在床上缠绵无尽地交欢,真是让人难为情。想到不知道年轻镇长会如何地肆意亵玩自己一个老妇的肉体,她,竟然脸红起来,下体又一次禁止不住地流出惆粘的老“蜜液”浸湿了依然微微夹着的“娇爽”。


  1,这个老女人不用卫生带或者老年妇人常用的“洁尔阴”、“安而乐”卫生巾,却不知害臊地去用年轻女性用“娇爽”和“护舒宝”,这样迷人的老妇人,难怪会让人玩弄了还想玩弄。


  2,尽管江美娟想装的很性感很新潮,她穿了很多透明、细小的绢带、艳衣,但是她没有想到小吴会看出她用的还是一般这个年纪女人用的“洁尔阴”,“说到底,她还是一个老女人”吴镇长这样想着,更是淫欲如狂,剥开了江美娟的卫生巾。


  3,江美娟无奈地被年轻男人发现自己竟然用着少女专用的卫生巾,不仅满脸通红,那种有着细密皱纹的老年女性的迷人风韵,让年轻镇长禁不住抱着快五十岁的江美娟“娟妹”吻了又吻。可是这个“老娟娟”下身敷着卫生巾的阴唇被小吴肆意的捏玩,不禁又是“娇羞”又是挣扎,“不要,不要啊!臊死人了”。


  从大衣镜中看到自己一个近五十岁的贴着绢带的身体架在二十岁男子身上被奸淫、勾插,而自己又被玩得欲仙欲死,高雅珍不由得面红耳赤,整整乳罩就想起身。

  四十四岁的苏丽娟后背皙白,透过薄薄的雪白丝织衬衫,可以清楚的看到两条雪白粉亮的细细的乳罩带子,那细窄的背带围着她的后背轻妙的扣着。


  望着这四十多岁包着娟小奶罩的瘦嫩的女性身子,科长小王禁不住淫欲暗生,他多么希望有一天自己能赤裸着身体贴着这样美嫩的妇人身体,想着苏丽娟因无奈地被自己压住,她后背老嫩的乳罩肩带也紧紧地贴在他的前胸,想着这个勾人淫欲的妇人无奈地在自己怀里微微地挣扎、娇吟,她略小的奶被自己把玩,小王就想突然上去从背后搂住这个中年女性,至少可以握住她前面白润衬衫下微翘的小乳。


  小王决定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位病弱的苏丽娟弄上床,心甘情愿让他一遍又一遍的玩弄。想到这里,他再也按耐不住,借着为她讲解下岗再就业申请表的机会,暗暗贴上她的身体,下身略微碰上了苏丽娟圆润的后臀。苏丽娟显然是感觉到了一点不自然,微微侧回头瞟了科长小王一眼,特地搽了脂粉的面颊绯红,黑亮的眼里全是羞意,尤其是眼角遮掩不住的细密的鱼尾纹,看在小王眼中,竟是那么的诱人的中年女性风韵,她怎么也不可能想到这个小青年会喜欢她这样年龄的半老徐娘。望着苏丽娟涂着厚厚鲜红唇膏的湿湿的樱桃小嘴里面细细的贝齿,小王再无法控制,猛地双手放开表格,握住她细小的衬衫下的双乳,紧紧地吻上了苏丽娟的老艳唇,两臂紧紧夹住她的身子。苏丽娟惊慌失措,但是又不敢叫喊,瘦弱的身体在小王怀里无力的挣动,樱桃小嘴竭力想摆脱小王。她无论如何没有想到,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会想玩弄她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特别是这两天快来那个了,今天特地在下体贴了卫生巾……


  “小王,小王,不要这样……”,小王已经感觉到这个中年妙妇凉凉的背脊上那细小的娟带贴在了自己的前胸上,细细的,棉柔的,借着苏丽娟细密的汗液,是那么的令人魂魄荡漾!他激动地抱紧苏丽娟,缠绵地低叫着:“苏阿姨,我爱死你了,爱死你了呀!”爱事已毕,被奸得魂飞魄散的中年妇女苏丽娟浑身无力地任小王科长搂在怀里,下体寸缕不着,暴露着,相奸后的汗水浸透了乳罩的带子,湿湿的粘在汗津津的背上,贴着她那柔弱苍白的瘦小身体,引得小王又是抱着苏丽娟不断地舔弄那粉薄的带,令的苏丽娟微微的有些感动。


  苏丽娟想,自己都给小伙子这样奸弄过了,他要自己的卫生巾就给了他吧。


  况且自己都给他这样地彻底玩过了,他还在痴迷地舔自己的奶罩,如果他真的这样喜欢自己的卫生用品,就随他吧!想到这里,竟然微微地抬起了一条腿,任小王从自己的裆部抽去那条已经被挤压的完全不像样子的卫生巾。


  但是想到自己一个快五十岁的女人在卫生巾上残留的白带会让一个二十岁的小年轻闻着玩弄,不觉双颊绯红,下身不自觉的又滑出一点白色的分泌物沾在了被单上。想到自己这样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平时身体常常病奄奄的,丈夫都不很喜欢玩自己,今天竟然给一个小自己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这样的奸玩,看着床上粘答答的,突然阴道内混着年轻男子精液的腔肉竟然一阵抽搐,青年男子注入的温热的精液要被泻出,年老的苏丽娟急忙仰起身抽来几张面巾纸堵住自己的阴道。看得这“娇媚”的中年妇人光光的身子系着奶色的小乳罩纤手执着面纸轻抵住自己的下身,真是激人性欲,科长小王又突然俯身下去把苏丽娟压倒在席梦思上,在这个娟嫩的老娇躯喉咙发出的“厄厄”声中,拨开她涂鲜红指甲油的手和面巾纸,紧涨的阳具又一次穿入了令他销魂的娇小阴道,还是那样滑滑的,充满成熟女性淫媚的妖艳猥肉,虽然苏丽娟外表是那么的文淑,动作中是那样轻柔,即便是叫喊也是那样轻轻绵绵的,这种反差反而让小王感到禁不住的想加倍奸淫这个娇弱的下岗女人。


  小王扶着苏丽娟阿姨白色衬衫里柔嫩的肩,轻轻地说:“阿姨,……你让我美死了”,看着苏丽娟低头咬着牙默不作声,小王知道自己日思夜想的这个白润衬衫里、白带奶罩箍着的诱人中年女性终于属于自己的了,以后只要她丈夫不在家,就可以让她偷偷来到自己宿舍里,顺从地让自己抱着躺在床上,任自己随意奸弄,那样细白的娇体心甘情愿地在自己身下转承娇吟,让这带着白色奶罩的阿姨身体赤条条的躺在自己怀里轻柔地发嗲,娇娇地用自己的虽然不嫩却更加甜美的阴道迎送少年男子的阳具,曲意承欢,叫男子欲仙欲死,用自己的白带“娇媚”地润滑他,怎么也难以想象这个被自己二十岁男子身体压着的竟然是一个已经四十五岁的、在家里多么贤淑的女人。


  【完】


Copyright © 2018